铁哥们儿(民间故事)

  儿子闯祸了

  前不久,石正春从县城建局调到市局任副职,儿子石小宇也跟着转到了市一中。

  这天,石正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派出所打来的:“是石小宇的爸爸吗?你儿子在我们这里……”

  事情是这样的:上午课程结束时,老师刚宣布下课,同学们就一窝蜂地往外挤,好到活动室抢位子。就在这时,一个叫吕飞的男生,用胳膊肘使劲顶了顶石小宇的腰眼,这原本也不算啥事,可石小宇正为考试没考好而窝火,于是,他举起手中的不锈钢水杯,猛地砸在吕飞的后脑勺上,没想到一下子把吕飞砸晕了。吕飞被送到医院,经检查,得了轻微脑震荡。石小宇因故意伤人,被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石小宇今年十六岁,逆反心极强,在家里,石正春和儿子势如水火。听了这事,石正春火气一个劲地往上蹿,挂了电话就直奔医院。他知道,儿子这下子,说不定真会弄出个牢狱之灾,虽然自己可以想办法让事情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但这样一来,势必会消耗许多精力、花费不小财力,对自己影响也不好。现在,只有见了受害者的家属后,再见机行事,方是上策。

  石正春走进病房时,吕飞已经醒了,看上去精神还不错,正在输液,还在回答两个警察的问话。

  病床旁边站着几个人,是吕飞的亲属和校方人员,其中有个中年男子,脸色黑黑的,一脸憨厚的样子,他看了一眼刚进病房的石正春,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,又把脸转向警察。

  这个时候,石正春知道自己应该回避,他悄悄退出病房,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候。

  病房的门没关严,里面警察和吕飞的对话能听得见,只听吕飞说:“我想冲出去抢占乒乓球台,石小宇挡在我前面,我就用胳膊肘顶了他好几下。石小宇往旁边一让,后面的同学们一拥,我往旁边一趔趄,就跌倒了,脑袋磕在一条凳子上,只觉得‘轰’的一声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”

  警察问:“你能确定头部受伤是自己跌倒磕在凳子上造成的?”

  吕飞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确定。”

  警察看了吕飞一眼,说:“有人举报,是石小宇用茶杯砸伤你的。”

  “这是谁说的?”吕飞一听,顿时很激动,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我跟石小宇是铁哥们儿,这是哪个王八蛋在挑拨离间?”

  不打不相识

  门外的石正春听糊涂了,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本是一个铁案,怎么这么轻易就翻了过来?是老婆办的吗?好像不大可能,老婆是见不得大事情的人,若她知道儿子闯祸了,还不把自己的手机打爆?

  难道是有人在背后逼着吕飞作假供,是想帮自己?还是想造成自己“一手遮天”的假象,形成对自己不利的社会舆论,随后伺机反击?可他调来不久,认识的人并不多……

  这时,那个中年男子开口了,说:“两位警官兄弟,你们回去务必把石小宇同学放了,孩子们都处于青春期,可不能让他们的心灵无故受到伤害。”就这样,警察结束了问话,中年男子送他俩出了病房,握手告别。

  石正春拦住正要回病房的中年男子,问:“兄弟,你是吕飞的家长吗?”中年男子点点头,石正春又问:“你认识石小宇的父亲吗?”中年男子打量了石正春两眼,说:“这人我倒很想认识一下。”石正春问: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为什么?”中年男子愤然道,“养不教,父之过。做家长的,事情再忙,也不能这样放纵孩子吧?如果真要让他蹲少管所,我看他老子也该跟去陪着蹲!” 说到这儿,中年男子抬腕看看表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石小宇的父母,在这个时候,竟然连半个人影都见不着!”

  虽然中年男子的话有些刺耳,石正春却全不见怪,他听出来了,吕飞的家长其实是知道实情的,只是看到石小宇并未成年,不想去追究他的过失,所以才叫儿子揽下了全部责任。

  石正春向中年男子伸出手去,说自己就是石小宇的父亲,中年男子也作了自我介绍,他叫吕强。为了表示感谢,石正春说周末请吕强全家吃饭。

  周末,两家碰了面。席间,吕强对石正春两口子好一番数落,石正春和妻子都谦恭地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是是是……”攀谈中,石正春知道吕强是搞建筑的,是个小包工头。

  一会儿,吕强问石正春:“不知石兄在哪里高就?”

  石小宇嘴快,自豪地说:“我老爸是城建局局长!”

  “啊”吕强的表情,顿时变得既尴尬又谦卑,石正春在儿子头上拍了一巴掌,说:“别听这小子瞎说,我是在城建局工作,只是个副职,刚调来不久。”

  饭后,吕强说什么也要埋单,石正春争不过他,只得作罢。

  一转眼,三年过去,石正春已成了局里一把手。这三年来,吕强傍上了石正春这个靠山,事业做得风生水起。与其说是吕强得到了石正春的扶持,不如说是两人形成了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,私下里,两人成了“铁哥们儿”,自然,他们俩的儿子,更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死党。

  高中毕业前夕,有一天,石小宇突然对父母宣布:“爸,妈,我马上就要到加拿大留学了!”

  哥俩在国外

  石正春和妻子吃了一惊,儿子早就说过想出国念书,两口子一是舍不得,二是怕影响不好,所以也就没有答应。

  石小宇说:“我和吕飞一起去,他爸爸已经给我们办好了一切手续。如果我事先告诉你们,你们还能让我去吗?”

  石正春心头的火直往上蹿,正巧吕强打电话来了:“正春哥,小宇去加拿大的事,是我办的。我家那小子早就闹着要出国,我怕他一个人在那边寂寞,听说小宇也想出去,所以我才拉上了他。你放心,他俩是铁哥们儿,在国外会互相照顾的。”

  听吕强这么一说,石正春的火气压下去了一些,说:“我说强子,这么大的事情,你至少应该跟我商量一下啊……”

  吕强说:“哥,别怪我没跟你商量。我知道,什么事情,一到你们当官的手里,就要商量研究,结果呢,商量来,研究去,把孩子们的理想、抱负都商量没了、研究灭了。哥啊,你现在就只当是小宇拿到奖学金去国外读书了,让我们当父亲的,也学着‘放飞孩子的梦想’……”

  石正春想,事已至此,如果硬不让儿子去,这小子,指不定会再整出什么大事来。吕强这小子,一口一个“哥”,为人确实够哥们儿,但是,这次有些“霸道”了。

  两年后,吕强负责承建的一栋高级公寓楼,在建造过程中轰然倒塌。相关部门一查到底,自然就牵扯出了石正春,两家的财产被查封,账户被冻结。

  石小宇和吕飞在加拿大的费用,原本一概由吕强承担,两家出事后,因吕飞卡上还有一笔没被冻结的款子,所以两人的学业暂时没受影响。可是,吕飞对石小宇的态度,却迅速冷淡下来,各项费用,也不再给石小宇支付。

  出国前,石小宇的母亲给儿子准备了一张卡,以备不时之需,卡上只有一万美元。父亲未出事时,石小宇从没动过上面的钱,现在,吕飞翻脸不认人,他只有靠自己了。

  一万美元,对已经习惯大手大脚的石小宇来说,能花得了多久?眼见自己即将吃不起饭,这天,在教室外的过道上,石小宇截住吕飞,要他转三万美元给自己。

  “三万美元?”吕飞瞪大了眼睛,“现在老子都自身难保了,哪还顾得上你?你以为你还是局长少爷吗?是的,当初全是我老爸设下的苦肉计,故意让你砸我……这都是我老爸的主意,我也没办法,只得听他的,目的就是接近你那个很有潜力的父亲,你还真以为我是你铁哥们儿了啊?”

  石小宇手里正巧又拿着一个不锈钢水杯,没等吕飞说完,水杯已出手,把他砸昏在地,这次吕飞是真昏了……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