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样的同事会变成“塑料姐妹花”?《围城》里有个经典答案

  胡华成2019.7.16我要分享

  

  经授权转载:人神共奋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制作指南

  1/5

  送别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感情最好时,就是她们分手的时候。《围城》就有这么一段“感人”的情节。

  那天,方鸿渐和孙柔嘉离开三闾大学,天没亮就出发了,方鸿渐以为没有人会来送行,因为自己是被校方解聘的,大家避嫌都来不及,可没想到还是有一个人来了,她就是孙柔嘉同宿舍的范小姐。

  书中两人告别的场景虽谈不上是“伤感”,也算是颇为动人:

  范小姐……勾了孙小姐的手,从女生宿舍送她过来。孙小姐也依依惜别,舍不下她。范小姐看她上轿子,祝她们俩一路平安,说一定把人家寄给孙小姐的信转到上海,“不过,这地址怎么写法?要开方先生府上的地址了,”说时格格地笑。孙小姐也说一定有信给她。 《围城》

  这一幕,让在一旁的方鸿渐暗中好笑,发出一通典型的“方式感慨”:

  ……女人真是天生的政治家,她们俩背后彼此诽谤,面子上这样多情,两个政敌在香槟酒会上碰杯的一套工夫,怕也不过如此。假使不是亲耳朵听见她们的互相刻薄,自己也以为她们真是好朋友了。

  方鸿渐的评价翻译成今天的话,就是五个字:“塑料姐妹花”。

  一对典型的“塑料姐妹花”是如何“制作”出来的呢?让我们回到这两位刚刚认识时候。

  2/5

  第一阶段:交换八卦与赞美

  男生和女生的不同,在他们到了一家新的公司一周后就看出来了。

  初到三闾大学,当方鸿渐还在把同事的“脸、名字和职务”三者配对阶段时,孙柔嘉已经开始向他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“绝密八卦”了:谁跟谁是一个派系的,谁跟谁是同事同窗同乡,谁跟谁是死对头,一直详细到当事人说了些什么,有什么反应,如何回击,等等。

  给孙小姐输送“弹药”,当然就是同宿舍的范小姐。有一句话,让两个女生关系亲密的最好办法就是说第三个女生的坏话,“八卦”确实是女生之间的“硬通货”, 一来大家都很感兴趣,二来用交换秘密的方法来“交心”,有点投名状的感觉。

  为什么女生之间有这种奇怪地增进“亲密感”的方法呢?

  美国语言学家黛柏拉泰南做过一个实验,把录音设备放在男女志愿者身上,对他们谈话的语言文本进行分析,研究男女沟通风格的差异,并提出一个观点:

  女性习惯于“关系语言”,即“建立联系和亲密性的语言”,男性习惯于“权力语言”,即“建立地位的语言”。

  换句话说,在开口说话之前,男人心里有个声音:“我要说的话,是让我地位更高了,还是更低了?” 女人心里的声音则是:“我想说的话,是让我们更亲密了,还是更疏远了?”

  

  除了交换“八卦”之外,女性之间增加关系感的方法还有“交换赞美”。

  书里两人还有一次标准的“女生互动”:那天范小姐上街买东西,女掌柜恭维她一句“小姐,是不是在学堂里念书”,她回来后喜滋滋地告诉孙小姐,孙小姐立刻识趣地送上范小姐期待的回应:“我也会这样问,您本来就像个学生”。

  这就像男人在酒桌上用酒量来“交心”是一个道理其实中国特色的“酒桌文化”又名“插刀兄弟情”。

  而女生之间真正关系好的,反而不会经常互相吹捧。

  总体而言,范孙二人一开场的亲密关系还是营造得不错的,但两人不同的背景和特殊的处境,使她们注定无法走到“姐妹”这一步。

  3/5

  第二阶段:嫉妒与鄙夷

  在相互赞美和交换八卦的仪式背后,范小姐对孙小姐的真正感受是什么呢?书里透露了三点:

  1、“她(范小姐)好好地一个人住一间大屋子,平空给孙小姐分去一半”;

  2、“假如孙小姐漂亮阔绰,也许可以原谅,偏偏又只是那么平常的女孩子”,

  3、“倒算上海来的,除掉旗袍短一些,就看不出有什么地方比自己时髦”

  很明显,核心就是两个字:嫉妒。

  那么,孙小姐是怎么看这位给自己提供情报的“新姐妹”呢?

  对比范小姐的庸俗,孙小姐的评价只有一句,“她眼睛里只有汪太太”。看上去好像没说什么,其实是说她,一是想攀上汪处厚这个前政府官员的关系,二是崇拜汪太太对付男人的手段。

  这个评价核心也是两个字:鄙夷。

  

  范小姐对孙柔嘉是嫉妒,对汪太太是羡慕,嫉妒和羡慕有什么不一样呢?前者是对“威胁到你的那种人”,后者是对“你希望成为的那种人”;前者的能力比你强一些,所以是嫉妒,而后者能力强大到你望尘莫及,只能羡慕。

  事情发展到这儿,她们顶多是一对“面和心不和”的室友而已,“两人虽然常常同上街买东西,并不推心置腹”。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的关系,本质上是“亲密中掺杂着嫉妒”,准确的说,“因为空间上的亲密而产生的心理上的嫉妒”,但并非所有的亲密关系,都会发展出嫉妒,“塑料姐妹花”往往出现在下面两种情况下:

  第一种是过度缺乏安全感的人。

  范小姐在同事心里的印象是很不堪的,外语系的刘主任怕妹妹嫁不掉,刘太太劝他的话竟是“你妹妹比范小姐总好得多”。而新来的孙小姐,无论长相、家境、年轻,都胜过她,在三闾大学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,你让她怎么能不警惕?

  第二种是陷入不确定性的关系中的人。

  她们的关系之所以变得“不确定”,正是因为汪太太要把赵辛楣介绍给范小姐,而孙小姐正是赵辛楣带来的。

  4/5

  第三阶段:背后相互诋毁

  汪太太给范小姐介绍了赵辛楣,而孙小姐刚刚来的时候,偏偏常在范小姐面前说起,到教授宿舍看这位“赵叔叔”去。
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范小姐的戒备心一旦激起,便一发不可收拾,在“相亲宴”上,范小姐至少给自己的这位“好姐妹”造了两个谣:一个是称“孙小姐现在有情人了”,另一个则更恶毒,“孙小姐人是顶好的,就是太邋遢,满房间都是她的东西”。

  

  当然,孙柔嘉也不是省油的灯,“相亲宴”第二天,她早早来找方鸿渐,问他:“方先生,?你昨天得罪范小姐没有?……她回来骂你唉,该死!我搬嘴了”。

  比较下来,还是孙柔嘉“告密”手段更高明些,但目的其实是类似的借此亲近方鸿渐。

  一对“塑料姐妹花”就此炼成。

  不过还好,她们总算守住了“塑料花”的底线,从她们之后的关系来看,两人并未撕破脸,说明她们的相互诋毁,仅限于各自想嫁的男人面前,没有最终演变成“撕逼大战”。

  嫉妒往往来源于不信任,而女生之间特殊的“关系语言模式”,又让她们的关系笼罩在各自的面具之后,永远无法打破这种不信任感。最终,关系就停留在这种既“不撕破脸”,又“无法交心”的“塑料花”状态。

  所以,“塑料姐妹花”其实已经是个不坏的结局了。

  5/5

  再看送别

  英国有一位社会学家根据调查得到一个数据:人的一生中平均拥有64个朋友,而29岁是我们朋友最多的年纪。也就是说,我们用了29年时间交的很多朋友,在29岁以后,又渐渐淡出我们的世界。

  你看,人生就像公共汽车,我们不在同一站上,不在同一站下,只是碰巧坐在相邻的位置上。

  再回看送别一幕:

  范小姐……勾了孙小姐的手,从女生宿舍送她过来。孙小姐也依依惜别,舍不下她。范小姐看她上轿子,祝她们俩一路平安,说一定把人家寄给孙小姐的信转到上海……

  长亭外,古道边,这兵荒马乱的年头,日后几无再相逢的可能,范孙两人的道别,未必没有真情。方孙二人被“扫地出门”,范小姐没有非送不可的理由,一年的相处,纵有百般龌龊往事,所有的利益冲突也都已烟消云散。

  这一幕,让在一旁的方鸿渐暗中好笑,发出一通典型的“塑料姐妹花”的感慨,然而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感情,岂是打个标签就能解释的了的?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感情最好时,就是她们分手的时候,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流露。

  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经授权转载:人神共奋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制作指南

  1/5

  送别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感情最好时,就是她们分手的时候。《围城》就有这么一段“感人”的情节。

  那天,方鸿渐和孙柔嘉离开三闾大学,天没亮就出发了,方鸿渐以为没有人会来送行,因为自己是被校方解聘的,大家避嫌都来不及,可没想到还是有一个人来了,她就是孙柔嘉同宿舍的范小姐。

  书中两人告别的场景虽谈不上是“伤感”,也算是颇为动人:

  范小姐……勾了孙小姐的手,从女生宿舍送她过来。孙小姐也依依惜别,舍不下她。范小姐看她上轿子,祝她们俩一路平安,说一定把人家寄给孙小姐的信转到上海,“不过,这地址怎么写法?要开方先生府上的地址了,”说时格格地笑。孙小姐也说一定有信给她。 《围城》

  这一幕,让在一旁的方鸿渐暗中好笑,发出一通典型的“方式感慨”:

  ……女人真是天生的政治家,她们俩背后彼此诽谤,面子上这样多情,两个政敌在香槟酒会上碰杯的一套工夫,怕也不过如此。假使不是亲耳朵听见她们的互相刻薄,自己也以为她们真是好朋友了。

  方鸿渐的评价翻译成今天的话,就是五个字:“塑料姐妹花”。

  一对典型的“塑料姐妹花”是如何“制作”出来的呢?让我们回到这两位刚刚认识时候。

  2/5

  第一阶段:交换八卦与赞美

  男生和女生的不同,在他们到了一家新的公司一周后就看出来了。

  初到三闾大学,当方鸿渐还在把同事的“脸、名字和职务”三者配对阶段时,孙柔嘉已经开始向他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“绝密八卦”了:谁跟谁是一个派系的,谁跟谁是同事同窗同乡,谁跟谁是死对头,一直详细到当事人说了些什么,有什么反应,如何回击,等等。

  给孙小姐输送“弹药”,当然就是同宿舍的范小姐。有一句话,让两个女生关系亲密的最好办法就是说第三个女生的坏话,“八卦”确实是女生之间的“硬通货”, 一来大家都很感兴趣,二来用交换秘密的方法来“交心”,有点投名状的感觉。

  为什么女生之间有这种奇怪地增进“亲密感”的方法呢?

  美国语言学家黛柏拉泰南做过一个实验,把录音设备放在男女志愿者身上,对他们谈话的语言文本进行分析,研究男女沟通风格的差异,并提出一个观点:

  女性习惯于“关系语言”,即“建立联系和亲密性的语言”,男性习惯于“权力语言”,即“建立地位的语言”。

  换句话说,在开口说话之前,男人心里有个声音:“我要说的话,是让我地位更高了,还是更低了?” 女人心里的声音则是:“我想说的话,是让我们更亲密了,还是更疏远了?”

  

  除了交换“八卦”之外,女性之间增加关系感的方法还有“交换赞美”。

  书里两人还有一次标准的“女生互动”:那天范小姐上街买东西,女掌柜恭维她一句“小姐,是不是在学堂里念书”,她回来后喜滋滋地告诉孙小姐,孙小姐立刻识趣地送上范小姐期待的回应:“我也会这样问,您本来就像个学生”。

  这就像男人在酒桌上用酒量来“交心”是一个道理其实中国特色的“酒桌文化”又名“插刀兄弟情”。

  而女生之间真正关系好的,反而不会经常互相吹捧。

  总体而言,范孙二人一开场的亲密关系还是营造得不错的,但两人不同的背景和特殊的处境,使她们注定无法走到“姐妹”这一步。

  3/5

  第二阶段:嫉妒与鄙夷

  在相互赞美和交换八卦的仪式背后,范小姐对孙小姐的真正感受是什么呢?书里透露了三点:

  1、“她(范小姐)好好地一个人住一间大屋子,平空给孙小姐分去一半”;

  2、“假如孙小姐漂亮阔绰,也许可以原谅,偏偏又只是那么平常的女孩子”,

  3、“倒算上海来的,除掉旗袍短一些,就看不出有什么地方比自己时髦”

  很明显,核心就是两个字:嫉妒。

  那么,孙小姐是怎么看这位给自己提供情报的“新姐妹”呢?

  对比范小姐的庸俗,孙小姐的评价只有一句,“她眼睛里只有汪太太”。看上去好像没说什么,其实是说她,一是想攀上汪处厚这个前政府官员的关系,二是崇拜汪太太对付男人的手段。

  这个评价核心也是两个字:鄙夷。

  

  范小姐对孙柔嘉是嫉妒,对汪太太是羡慕,嫉妒和羡慕有什么不一样呢?前者是对“威胁到你的那种人”,后者是对“你希望成为的那种人”;前者的能力比你强一些,所以是嫉妒,而后者能力强大到你望尘莫及,只能羡慕。

  事情发展到这儿,她们顶多是一对“面和心不和”的室友而已,“两人虽然常常同上街买东西,并不推心置腹”。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的关系,本质上是“亲密中掺杂着嫉妒”,准确的说,“因为空间上的亲密而产生的心理上的嫉妒”,但并非所有的亲密关系,都会发展出嫉妒,“塑料姐妹花”往往出现在下面两种情况下:

  第一种是过度缺乏安全感的人。

  范小姐在同事心里的印象是很不堪的,外语系的刘主任怕妹妹嫁不掉,刘太太劝他的话竟是“你妹妹比范小姐总好得多”。而新来的孙小姐,无论长相、家境、年轻,都胜过她,在三闾大学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,你让她怎么能不警惕?

  第二种是陷入不确定性的关系中的人。

  她们的关系之所以变得“不确定”,正是因为汪太太要把赵辛楣介绍给范小姐,而孙小姐正是赵辛楣带来的。

  4/5

  第三阶段:背后相互诋毁

  汪太太给范小姐介绍了赵辛楣,而孙小姐刚刚来的时候,偏偏常在范小姐面前说起,到教授宿舍看这位“赵叔叔”去。
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范小姐的戒备心一旦激起,便一发不可收拾,在“相亲宴”上,范小姐至少给自己的这位“好姐妹”造了两个谣:一个是称“孙小姐现在有情人了”,另一个则更恶毒,“孙小姐人是顶好的,就是太邋遢,满房间都是她的东西”。

  

  当然,孙柔嘉也不是省油的灯,“相亲宴”第二天,她早早来找方鸿渐,问他:“方先生,?你昨天得罪范小姐没有?……她回来骂你唉,该死!我搬嘴了”。

  比较下来,还是孙柔嘉“告密”手段更高明些,但目的其实是类似的借此亲近方鸿渐。

  一对“塑料姐妹花”就此炼成。

  不过还好,她们总算守住了“塑料花”的底线,从她们之后的关系来看,两人并未撕破脸,说明她们的相互诋毁,仅限于各自想嫁的男人面前,没有最终演变成“撕逼大战”。

  嫉妒往往来源于不信任,而女生之间特殊的“关系语言模式”,又让她们的关系笼罩在各自的面具之后,永远无法打破这种不信任感。最终,关系就停留在这种既“不撕破脸”,又“无法交心”的“塑料花”状态。

  所以,“塑料姐妹花”其实已经是个不坏的结局了。

  5/5

  再看送别

  英国有一位社会学家根据调查得到一个数据:人的一生中平均拥有64个朋友,而29岁是我们朋友最多的年纪。也就是说,我们用了29年时间交的很多朋友,在29岁以后,又渐渐淡出我们的世界。

  你看,人生就像公共汽车,我们不在同一站上,不在同一站下,只是碰巧坐在相邻的位置上。

  再回看送别一幕:

  范小姐……勾了孙小姐的手,从女生宿舍送她过来。孙小姐也依依惜别,舍不下她。范小姐看她上轿子,祝她们俩一路平安,说一定把人家寄给孙小姐的信转到上海……

  长亭外,古道边,这兵荒马乱的年头,日后几无再相逢的可能,范孙两人的道别,未必没有真情。方孙二人被“扫地出门”,范小姐没有非送不可的理由,一年的相处,纵有百般龌龊往事,所有的利益冲突也都已烟消云散。

  这一幕,让在一旁的方鸿渐暗中好笑,发出一通典型的“塑料姐妹花”的感慨,然而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感情,岂是打个标签就能解释的了的?

  “塑料姐妹花”感情最好时,就是她们分手的时候,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流露。

  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——